陆离

耐受混油皮(偏油)
坐标包邮区
中性调一白

春睡重:

我其实很少关注艺术类打分项目,看的最多的是每四年一次的跳水和体操。我更喜欢的是简单分明的赛事——


超车成功了,或者没有;这颗球进了,或者没有;击球出界了,或者没有。


很难说这些比赛没有裁判的因素存在,但是很少有裁判主导一场比赛。


(著名的02年世界杯了解一下——或许我可以这么说,至少这样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事儿没法年年发生)


可是冬季赛场,我看到现在一直觉得别扭,现在明白是因为个人所做的部分真的太少了。


真的太少了。


他滑得精彩,或是滑得糟糕,在这两个极端之间的模糊地带实在是太模糊了。


他孤独地站上冰场,孤独地滑,甚至等到那样偏颇的分数也得他自己孤独地担。


这个世界的恶意何时停止?


一个少年的爱意多久才会被消磨殆尽?


当有些人在看着金博洋的名字时,他们到底在看些什么?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温绣媛陆离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陆离春睡重 转载了此文字